科学教研

“咬标嚼点”话表达

 十九世纪德国有个着名奥多尔·冯达诺在柏林当编辑时,曾收到一个青年的作家寄来的几首拙劣的诗,并附一信:对标点向来是不在乎的,请您用时自己填吧。 冯达诺很快给那个青年退了稿,并附信说:我对诗向来是不在乎的,下次请您只寄些标点来,诗由我自己来填好了。

标点符号是文章内容重要的组成部分,一篇文章标点符号用好了,会给文章增色许多,反之,则会影响文章意思的表达。在语文教学中,我们不仅要分析文字,还要揣摩标点,这样才能准确的把握文意,领悟作者的匠心。比如鲁迅作品《故乡》中“我”和母亲关于闰土的对话:

“这好极!他,——怎样?‥‥‥

“他?‥‥‥他景况也很不如意‥‥‥

这句对话,文字还没有标点多,把母子俩复杂的内心情感表达了出来。

学生作文中,最常见的标点毛病就是“一逗到底”,没有对话,没有疑问,没有感叹。名家告诉我们,“一段话至少应该出现6种标点”,比如“, 。?!…… :”,加进去这些标点之后,你会惊喜地发现:意味深长的句子有了、人物语言描写加进去了,心理活动结合进去了,还会用反问句了!这样写出的文章当然生动起来。一位作家就曾用这种方法对自己作文写不好的孩子进行训练,收效明显,进步很快。

在写作中,我也经常会遇到在标点上举棋不定的情况,尤其是逗号和句号的使用,有时真不知道该用逗号还是句号,思考的时间比斟酌一个词还要耗时间,费脑筋。另外就是一些特殊格式的用法,一开始也是拿捏不准。比如一段话的结尾是“总结如下”,此处该用“:”还是“。”呢?还有选择疑问句中的标点“明天是你去,还是我去?”,这应该是正确的用法,而不是“明天是你去?还是我去。”或者“明天是你去?还是我去?”,在间接引用时,最后一句话的标点应该在后引号之外,而不是在内,如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。

标点符号的作用太大了,有时甚至可以超越文字的表达效果。着名作家雨果完成了《悲惨世界》的手稿后,将其寄给了出版社,好久不闻讯息,于是,他给出版社写了一封信,内容只有一个标点符号“ ?” 。出版社很快回了信,内容也只有一个标点符号“!” 。不久,《悲惨世界》出版,轰动了整个欧洲文坛,而这标点书信的轶事也就流传至今,脍炙人口了。

?